三代护鸟情

李芸芸   2018-07-10 23:10:14

“走过那片芦苇坡,你可曾听说,有一位女孩,她留下一首歌……”2018年5月,徐卓在那首以自己姑姑为原型的歌声中,登上央视《朗读者》舞台,讲述了她一家三代人与丹顶鹤的故事。

为了守护丹顶鹤,徐卓的姑姑和父亲先后付出了生命。她毅然放弃保研机会,从大城市回到人迹罕至的扎龙湿地保护区。

父女同养鹤

徐卓一家三代人与丹顶鹤的故事,要从43年前她的爷爷说起。1975年,位于黑龙江齐齐哈尔的扎龙湿地保护区筹建,它是中国第一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芦苇湿地。但当时扎龙湿地的丹顶鹤只有140只。

徐卓的爷爷名叫徐铁林,他曾经好几次把受伤的丹顶鹤救回家养伤,然后放飞这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。保护区就慕名找到时年39岁的徐铁林,请他来照料那140只珍稀的白鹤。于是,他就成了中国第一代守鹤人。

徐铁林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照料着丹顶鹤,把白鹤们看得特别“宝贝”。他的长女徐秀娟从小受父亲的影响,经常帮着孵小鹤,喂小鹤,耳濡目染地也喜欢上了丹顶鹤。

17岁那年,徐秀娟跟随父亲进了保护区的鹤场。短短3年,她对孵化、育雏、饲养放牧这些技术活已经很娴熟。更不可思议的是,在娟子的悉心照料下,她饲养的小鹤成活率达到100%。

为了更好地守护它们,1985年,她到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系进修。从东北林大毕业后,她被邀请到刚筹建的江苏盐城滩涂珍禽自然保护区工作。每年,徐秀娟养的鹤儿都会迁徙去南方的盐城过冬,来年3月再飞回扎龙。她南下时,毅然带上了3枚鹤蛋。在缺乏先进装备的情况下,徐秀娟把鹤蛋贴肉揣在怀里,火车转汽车,到盐城后每天守着护着,观察温度和湿度,直到鹤卵里钻出3只小鹤雏。小家伙都成活了!这也是世界上第一例丹顶鹤在越冬地人工孵化成功。因为人工孵化+野外散养的“半野化”保护方式,丹顶鹤成活率最高,野性也保持最好,所以,鹤儿们成活之后,会放到野外散养。

一天,保护区里又传来两只幼鸟走失的消息。娟子顾不上休息,就朝着芦苇荡走去,连续两天从大早上寻到晚上,第二天接近黄昏的时候,走失的幼鸟回来了,却不见娟子的人影。

直到人们在复堆河里发现了蜷缩的娟子,她身体冰冷,已经没了呼吸。因不慎溺水而亡,她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3岁……为了纪念娟子,盐城湿地附近1000多人自发聚在一起为她送行。徐卓父亲徐建峰在扎龙自然保护区工作的场景一首歌和一本日记

1990年,以徐秀娟事迹为原型的歌曲《一个真实的故事》被朱哲琴演唱后,迅速风靡全国。娟子走后,整个徐家都沉浸在悲痛里,然而他们对丹顶鹤的爱却依旧延续了下来。1997年,徐秀娟的弟弟徐建峰从部队退伍,原本他能进国企上班,捧起金饭碗,他却选择来到扎龙自然保护区,走上了和父亲、姐姐一样的道路,当守鹤人。

徐建峰养鹤比养孩子还上心,事没干完不下班,鹤病了没治好不回家,为了鹤,他可以不顾一切。

但不管多累,这个东北汉子从来都不埋怨。2014年,在守鹤的第18个年头,徐建峰在护鹤途中,因为过度劳累而一头栽进了沼泽……这一年,他47岁。

1993年出生的徐卓,是徐建峰唯一的女儿。她听着歌曲《一个真实的故事》长大。姑姑和父亲的事迹,深深影响了她,也指引着她。

在徐卓心目中,爸爸徐建峰一直是个不善言辞的糙汉子。后来看了爸爸的日记,她不由掩面而泣。“上面记录着他每一天的工作,为哪只鹤打扫了圈舍,给哪一群鹤做了防疫。夜深人静时,他经常会想念我远逝的姑姑,于是就在日记中写道‘老姐你放心,人在鹤在,我一定会替你守护好它们!’”

放弃保研去养鹤

爸爸截然不同的一面就像催化剂,随后,徐卓也做出了一个她人生中重要的决定——原本在东北农业大学学园艺的她,在爸爸去世那年转学到了东北林业大学学野生动物保护系。读完本科后,她放弃了令无数人羡慕的保研机会,毅然告别大城市,回到了扎龙,循着爷爷、姑姑、爸爸的足迹,成为第三代守鹤人。

对此,爷爷奶奶和妈妈一开始都很反对。扎龙湿地对他们而言,毕竟是个伤心地。

然而,在说服家人时,语气温和的徐卓,眼睛里却透着坚定:“我总觉得,如果我继续做这件事,就好像爸爸还在我身边一样。”见孩子这样说,家人潸然泪下,都不再劝阻她。

说起丹顶鹤,很多人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可能是齐白石的《仙鹤图》。脖颈修长,一身素衣配红冠,洁净而矜持,丹顶鹤不只姿态优雅,还很“专情”,信奉一夫一妻制。在古代,它是仅次于龙凤的一等文禽,威风八面的“一品鸟”。4年前,曾有300万中国网友投票,想让它成为国鸟!

然而令人痛心的是,因为湿地被破坏,丹顶鹤被大量捕杀,这个美丽的物种正濒临灭绝……现实中很少人真正见过它。徐卓放弃保研当守鹤人的初衷,也与此相关:“只有在这里,我才能找到内心的安宁。我们家两代人,已经为丹顶鹤在中国的繁衍生息做出过不懈努力,到了我这一代,也不能断了传承……”

每天,徐卓穿梭在高高的芦苇丛中间,她的笔记本上整整齐齐地记录着丹顶鹤饲养、繁育、防疫、救治的工作,还有栩栩如生的丹顶鹤的手绘图。她延续着父亲的习惯,也用实际行动续写了父亲的日记。

夏天的时候,徐卓得穿着厚重的工作服在草丛间监测采样,周围蚊虫环绕;冬天的时候,在寒风里趟进还没有完全解冻的沼泽地进行鸟类调查……说起丹顶鹤时,徐卓的眼睛熠熠生辉,“可能是造物主比较钟爱它们,偏偏似鸟中仙子,尤其张开翅膀集体冲向蓝天的时候,特别壮丽。” 从1975年到2018年,在徐家三代人43年的泣血守护下,如今黑龙江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已是丹顶鹤的天堂。目前全世界野生丹顶鹤有2200只左右,而扎龙保护区内就有800多只,堪称“丹顶鹤的故乡”。三代人的努力,换来了白鹤族群生命的延续……

(责编:孙展)

上一篇回2018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三代护鸟情